2019年08月22日 星期四
地质云 :English | 公务邮箱
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久草网报订阅

一匹奔走的诗歌之骡

——诗人林汉筠与他的《遇见红水河》

2019-7-29 9:20:04 来源:人人天天夜夜日日狠狠久草网报 作者:刘卫

与林汉筠同饮一江水长大,非虚构中同居一条街成长,跨过七百五十公里的山山水水(一个现居湖南,一个现居广东),在泰山脚下与他的诗集《遇见红水河》相遇。

小时候,我在塘渡口桥头玩滑板车,凭惯性即可从我家滑到他家门口;成年后,不玩滑板车了,我们在车水马龙的高铁站穿梭,可时速高铁的惯性从未将我们滑到彼此的家门口,彼此相邀坐下来喝一杯茶;不仅仅是距离,还有追寻脚步的差距。1991年开春,县文化馆召开文学创作骨干座谈会,我们第一次以诗歌的名义坐在一起畅谈诗意人生,可我没有读到他的诗,依然淡漠他的存在。人到中年,时间又给了我一个好的契机点,让我在五岳之尊的泰山脚下,我们再次成为鲁院自然班的同学。相逢那天,正好是他五十岁生日。半生之缘,以泰山为证,我们喝了一碗山东的羊肉汤,便把饱满的乡情、亲情与同学情,在“生命有狭小的相逢”中,在彼此心灵间安放了一条密道,直通诗歌的圣殿。

不用演绎所有的过往,这次我没有错过读他的诗歌。在他的诗中,我读懂了汉筠的真性情,他的情感浩荡,他的抒情无边,他的眼神熟透,他在诗歌的三维空间中,如一匹勤劳的骡子,在诗歌的田野里奔走。

汉筠在当代诗歌界是小有成就的诗人,出了好几本诗集,《诗刊》杂志更是连续几年都给他留有一方A4纸宽的园地,他像一只勤劳的蜜蜂,耕耘播种,向世界展示他的诗歌才华。诗人的思想是解放的,诗歌生命时刻准备着新生,新的生命如牛犊,决不拘于日常与传统,不拘于现实的普通与浪漫的陈旧,诗歌可以不需要层层递进的故事细节,但是诗人要有突然冒出来的甚至有些唐突的意味与另类思维,个性中彰显能力。让蕴藏或者是延伸在读者潜意识中的一些新生物,从诗歌价值的常规判断体系中脱离出来,令读者喜爱或者震撼,增加读者与诗人的同盟意识,并从自身的富含哲理性的推断或展望中,建设起读者与诗人之间精神层次的阶梯,解开读者心灵中的千千之结,这才是一首成功的好诗。

诗歌不反乌托邦,词句的新颖不仅要架空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形式,更要架空视觉上一时的生动,架空常规思维中的一时主导控制,让富有前瞻情的乌托邦最大程度地超越诗匠们突然爆发的灵感,稳定地进入诗歌对语言创新的轨道上来,而不是别的什么语言叙述的复制。这是我对是否为好诗的最基本阅读观。

他同我讲,他马上就要付莘的诗集《遇见红水河》,是他在广西东兰做文化志愿者时结下的诗歌之缘,他很看重这份缘,他说他的扶贫工作不仅是物质上的,更要是精神上的。

《遇见红水河》致敬诗人的匠心,林汉筠以自己独特的眼光,用平稳的创作基调,抒怀一个小镇、一个村庄、一座山、一块岩石、一条河……千百年遗留下来的最古老文化的传承价值,对古老的文化传承之路的探索,都捕捉到细微与宏大之间碰撞的火花。抒写一个时代在另一个时代之中,东兰人民和东兰山水与诗人情感上的对话,这无异于对诗歌创作是有利的,《遇见红水河》掀开“地理词典诗歌”新的创作里程碑。

东兰,是诗人一生的诗歌精神修养,无疑倾注了诗人最大的心血。汉筠的诗歌写作之路,不随人的迁徙而失去诗意的生活在事物中、在思想中的延续性。若要全面挖掘创作中的才华与诗歌精神,唯有创作者的认真与谦卑,便一切释然于诗中。□

网站编辑:宫莉

返回新闻